如虹:少女的嫉妒

作为被议论的主角,任茜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自在,大大方方地将笔放好,缓缓走到李歆远面前站定。

黎晓菡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?她日日月月嫉妒了许久的人,怎么能和其他人一样?

“好好,阿姨放心,多谢你了,孩子。”

李阿姨是个非常温柔友善的人,如果是她邀请,任茜当然很乐意去。但任茜又想起那个一直沉默做题的瘦弱女生,犹豫着咬了咬唇角,“我没时间。”

李歆远常说,任茜就是想不开,明明她比黎晓菡好的地方有很多,偏偏只盯着物理这一弱项为难自己。

“哎,你这丫头!”李歆远忙追上去。

李歆远说完后也觉着不合适,连忙补充道:“你别多想,不是我想让你去,是我妈,她说好久没见你了。”

“大小姐,你看的是哪个年代的青春片?青天白日的,还没翻出去就被发现了。”

任茜觉着她这话说得没头没脑,但还是礼貌地问:“您来找黎晓菡?”

“你这找的什么地方?到处都是人。”任茜担心被别人听见,小声地说。

任茜很紧张,以她对李悦的了解,不出半分钟,李悦就会来问她的答案。

“还真是大小姐!”李歆远叹了口气,接着说,“有人说,实在很难过的时候,就去菜市场转转。市场里的气,会让所有的麻烦事都显得没那么重要。”

“我不去。”任茜一口拒绝,“我这双鞋子是新买的。”

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

她看到了黎晓菡。

3

同学们按照原定的位置站好,作为指挥的黎晓菡却罕见地——晚了两分钟才到。

7

任茜从礼堂跑出去,她不知道要去哪儿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不想再待在礼堂。

她不停地用余光瞟着李悦,同时思忖着该用哪种借口搪塞掉李悦的求问,才不会让李悦看出她也不会做。

李歆远笑道:“不然你以为去哪儿?海边?酒吧?还是KTV?”

他们去了附近的一奶茶店。

黎晓菡径直走到任茜面前,“袋子里少了条羊毛裙。”

李歆远打量着她,半晌问道:“你想逃学吗?”

她跟着李歆远七拐八拐,进了一条狭窄的巷子,又走了三四分钟后,在一面牌坊下站定。

任茜攥着笔,努想往本子上写出答案,但却不得不承认,她和刚刚在抱怨的同桌李悦一样,脑中毫无头绪。

任茜在那一瞬间觉得很恍惚,市场里的黎晓菡,动作娴熟、神态自然,即使穿着校服,也和周遭的人没什么区别,和谐得就像是一滴水融进了大海里。

“你好歹也讲个像样的理由吧。”李歆远一脸的不满意,“刚月考完,你有什么可忙的?”

“那我们要怎么出去?”

“嗯。能不能帮阿姨一个忙?”

李歆远刚投了一个三分球命中,得意地朝着场下笑,却无意间瞥见场下失魂落魄的任茜。李歆远没有细想,匆匆喊了暂停从场上跑下来。

“有没有用试试不就知道了?”为避免她犹豫,李歆远再次抓紧她手腕,带着她往里走。

李歆远本来只是看她难过,一时兴起带她过来,现在见她这样排斥,心中后悔不已。他是抽了什么风呢?才会觉着来菜市场一次,就能把她那自负执拗的性子扳过来?退一万步讲,就算是要扳她性子,也轮不着他,他向来就是嫌麻烦的一个人,何苦来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?

黎晓菡指挥起来和她解物理题时一样,耀眼得好像会发光。任茜想李歆远这次说错了,黎晓菡不只物理好,指挥也很不错。

沉闷的午后,突然两记敲门声。

“你脑残小说看多了吧?干什么问这么蠢的问题?”果然,李歆远毫不客气地讽刺。

预演前最后一节课,韩伟带着班上同学到礼堂排练。

任茜努力压制住心底的嫉妒小兽,笑着接过黎妈妈的袋子,“阿姨您放心,衣服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
“不全是。”任茜不想谈论这件事,转而问,“你们班不是还有比赛?”

任茜咬着下唇认真地点了下头,“好,我去找我的家长来。”

“呵,你还真是有善心。原来闹了半天,是我在多管闲事。”任茜突然来了火药味,方才涌起的那一点点被冤枉的感同身受,被她这样一句话击得粉碎。

“所有地方我都找过了,你给我后,也没有其他人动过。”黎晓菡说话的时候还是没有任何情绪波动。她只是在陈述,但旁边的同学已经炸开了锅。

“他们俩到底什么关系?”

李歆远意识到她的动作,连忙拽住她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“你到底怎么了?为什么不高兴?还是因为你们班那短发女生?”

“就像今天吴奶奶的事情,我们在这市场上遇到过很多次,我们是卖东西的,怎么样都不能去反驳客人。这就是我们这样人的生活,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,没有必要也没有精力再去互相为难。”

任茜低下头,这个问题确实够蠢的,她这么多年也够蠢的,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完美形象,结果到头来一个相她的人都没有。

任茜从前是个很自信的人,站在近千人的舞台上演讲,也没有过一丝胆怯,但现在她站在几十人的队伍里,突然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。

李歆远听到她的叨咕,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还穿着校服的黎晓菡,将书包随意搭在菜摊旁的塑料凳上,然后爽利地收拾着菜摊上的青菜。

事情顺利解决,任茜不想黎晓菡觉着难为情,连忙和李歆远离开了市场。

李歆远见她不说话,勉强地笑了笑说:“你大小姐失意的时候可不多,比篮球赛难得多了,我当然是要留下来看你笑话。”

而在黎晓菡旁边站着的收菜钱的中年女人,赫然就是中午来学校的黎妈妈。

“菜市场啊。”

“她这不是成心让黎晓菡比赛时出丑吗?”

在等奶茶的空隙,黎晓菡气喘吁吁地跑进来,直接走到他们桌前,说:“任茜,谢谢你。”

“对于你来说确实足够了,但于我还远远不够好。”任茜不客气地回讽,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那个单薄身影。

李歆远太了解她,所以没有听她继续犹豫,直接抓住她手腕,“走吧,我带你逃学。”

“年级前十还不算好,大小姐你让不让别人活?”

“任茜,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顺遂。”黎晓菡没有恼,还是平淡的语调,“我刚到一中的时候就听很多人提起过你,你方方面面都优秀,做所有事情都轻而易举。但是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,重复很多次、波折很多次、失败很多次都是正常的。

任茜不想再听韩伟说下去,她不是韩伟说的那样,一点也不是。“我没有拿黎晓菡的裙子。”她打断韩伟的长篇大论,目光直直地盯着他。

“她怎么在这儿?这个时间她不是该在礼堂预演吗?”

可她没有答案能给李悦。

1

黎晓菡的一番话让任茜很震惊,原来黎晓菡是这么看她的,黎晓菡居然说失败是件很正常的事。怎么会正常呢?那不该是件很耻辱的事吗?

任茜摇头,“没,你去比赛吧。”

“我没考好,要复习。”这一次,任茜没有再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她和李歆远太熟了,他几乎知道她完美外表下的每一处小心思,所以没必要遮掩。

任茜看着不停解释的黎晓菡,几乎是一瞬间就想起了下午在礼堂时的自己。任茜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难以言说的保护,拥挤的人群、嘈杂的境好像都没那么可怕了。她想走过去帮黎晓菡解释清楚。

“放心,肯定能带你出去。”

任茜点头,“您稍等,我进去帮您把她叫出来。”

任茜听他这样说立即松了口气,但却在转身的瞬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霎时间呆愣在原地。

任茜看着讲台上奋笔疾书的黎晓菡,心里松了口气,但很快,又涌起一丝落寞。从第一次月考后,韩伟已经习惯性地越过她,先去问黎晓菡的想法。

任茜睁大了眼睛,再三确定牌坊上写的是“菜市场”无疑后,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任茜无数次地想,黎晓菡是个多么无聊又单调的人啊,不懂打扮,没有好,对什么都不关心,每天只是刷题。可偏偏就是这样的黎晓菡,能做出连男生都解不出的物理题,不爱说话也能受到老师的青睐,轻而易举地就招来任茜所有的嫉妒。

合唱预演的那天中午,任茜在学校门口遇到了黎晓菡的妈妈。

5

“这能有用吗?”任茜还是怀疑。

“居然连偷拿东西的事她也做得出来,她家不是很有钱吗?”

可李歆远不会明白,这世上有一种人,从来不会为了90%的好而知足,他们要的永远都是100%毫无悬念的碾压。任茜就是那样的人。

李悦慢朝她转过来,而也就是在这时,韩伟的声音如及时雨般落了下来:“黎晓菡,有思路了吗?”

穿着黑色卫衣的男生,松垮垮地站在班级前门口,喊道:“任茜!”

“李歆远又来找任茜了。”

“肯用那么伤自尊的方式,只有真正清白的人才会甘愿。我已经和老师说清楚了,我相信你,老师也同意会想其他的办法帮我把裙子找出来,不会耽误正式比赛。”

任茜听着里面鼎沸的人声,又嫌弃地看了看杂乱的地面,问:“为什么是这儿?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傍晚的菜市场,正是热闹的时候,本就不宽敞的过道里来来往往都是人。任茜不喜欢拥挤的感觉,小心地躲在李歆远身后。

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老师说你是为了你好,你要是不想听老师管教也可以,让你们家长来。只要你们家长同意了,以后我都不会管你。”韩伟一声比一声高,手中的保温杯剧烈地颤动着。

甚至在遇到很多烦心事时,她都会想起黎晓菡说的那句“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样顺遂,生活已经很难了,没有必要也没有精力去相互为难”。

任茜呆愣在原地,李歆远叫她几次都没有反应。

“这是什么鬼题目?我们才高一有必要这么难吗?”

“我没有动过。”任茜知道她必须得洗清嫌疑,又问,“其他地方都找过了吗?会不会是落在哪儿你忘记了?”

李歆远饶有兴致地看着任茜,他很久没有见过任茜这样,卸掉外面的伪装,露出尖刺的样子了。

李歆远注意到她的反应,转过身来问:“你躲在我后面能看见什么?”

黎晓菡很瘦,利落的齐耳短发,每天都老老实实地穿着校服,不像任茜为了漂亮在校服下面藏着许多小心思,更不像李歆远总是大大咧咧地不穿校服,被学生处老师追着找。她规矩、沉默、看起来毫不起眼,但却又有种奇怪的力量让人难以真正把她忽略。

纵是努力刻苦的优等班,八卦面前也同样不能免俗,很快就七嘴八舌地议论开。

“我好几次物理成绩都比你差,今天在礼堂所有人都不相信我,你怎么还会觉着我顺遂?”

于是,任茜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歆远混过门卫大爷的检查,一直到出了大门她还有些不真实。

任茜听了满脸复杂地看着他,虽然李歆远的妈妈和任茜妈妈是大学同学,关系很好,但她和李歆远可是从小学开始就互相看不惯,他邀请自己做什么?

她望向远处将落未落的残阳,耳边响起下课铃。下一节课是高一年级的预演,篮球场上的同学纷纷收了场子,朝礼堂走过去。好像所有人都在为预演准备着,任茜意识到这一点,突然涌起个很疯狂的念头:“你想不想逃学?”

“如果少你一个就比不下去呢?”任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居然问出这么不合时宜的话,活像是久在深闺里的小媳妇。

“我相信你,裙子不是你拿的。”

直到有个老人到黎晓菡她们家的菜摊前闹事,老人把菜篮子往菜摊上一扔,骂骂咧咧说了很多难听的话。大致就是老人在她们家买菜落了钱包,老人回来找,黎晓菡她们却说并没有看见钱包。

4

“李歆远不会真的看上她了吧?”

黎晓菡听完显然愣到了,半晌没有动。

“班主任没选任茜做指挥,她不可能不嫉妒。”

她终于体会到被人忽略有多么的难受。

“你不是很笃定是我拿走的吗?”

她漫无目的地游荡到篮球场,正逢李歆远他们班和一班打对抗赛。

任茜当时在礼堂被所有人指责的时候,心里想只要有人相信她,她愿意用任何东西去交换。

……

“还真是乐于助人的好同学。”黎妈妈走远后,李歆远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冷飕飕地说。

韩伟叹了口气道:“任茜啊,你这样的学生老师见过很多,成绩好、底子好、长得也漂亮,很有自己的想法,但是你要学会容得下人。将来走到社会上,更重要的是团队合作,而不是靠你一个人单打独斗。”

人好像就是这样,很容易被情绪影响判断。任茜嫉妒黎晓菡的时候,觉得黎晓菡呆板无趣,却偏偏能得到耀眼的成绩、老师的喜欢,家长的慈爱,着实讨厌得很。但现在她感谢黎晓菡的信任,就觉着她这种性格很坦荡也很酷。

老人笃定了她们是奸商,不肯罢休,围过来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。

8

“不用,我只是不喜欢被冤枉。”任茜现在心情复杂,没有精力和她客套。

“下周末我生日,你也来吧。”

“我起初确实是那样认为的,因为那条裙子对我们家来讲很贵,是我妈妈特意为了我比赛买的,所以我当时慌了手脚。但是当你说可以检查你的课桌和书包时,我就知道了,裙子肯定不是你拿的。

“其实这不是多严重的事,吴奶奶人挺好,经常来光顾,只是上了年纪,记性不好,不是有意的。”

十一月,学校里组织合唱比赛,韩伟将指挥的名额给了黎晓菡。

任茜甩开他的手,“可能在你心里,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,但是我知道被人冤枉的滋味有多难受。”

“老师,您就这么肯定裙子是我拿的?”任茜的话音都在抖,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相信她,她都愿意让他们去搜她的课桌和书包了,他们还是不相信。

她的声音很轻,但杀伤力十足。话音一落,所有人都看向任茜。

本来就是片刻间涌起的念头,被李歆远这么一问,又压下去,“我……”

李歆远不是犹豫的人,这样想着,当即做了决定,“你说得对,是我昏头了。我们走吧,去你想去的地方。”他不是多崇高的人,拯救不了谁,他搭上这一晚,让她开心些,也算是对得起这么多年的认识了。

“我走错了。”任茜随口扯了个理由,转身就走。

“不用,我也没什么事,就是把她合唱的衣服送过来,用不着耽误她上课。你能不能帮阿姨捎进去?”

李歆远撇了撇嘴,扔下一句:“你这么说,你自己相信吗?”继续往学校里走。

现在终于有人相信她了,她看着黎晓菡,眼睛竟然有些湿润,虽然黎晓菡还是惯常地面无表情,但是任茜不再觉着刺眼了。

岁月漫长,任茜终究没能幸运到一直平坦顺遂,学业、家庭爱情,她和同龄人一样,该遇到的难题一个也没少。但是她不再像刚入学时那样压力爆棚。

任茜看不懂此时黎晓菡眼中的情绪,正想着要不要自己去把书包拿过来,韩伟说话了:“任茜,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老师希望你现在把裙子拿出来。你放心,老师能够理解你们这个年纪的想法,不会怪你。”

6

韩伟立刻笑呵呵地让她到黑板上做。

任茜有些惊讶,如果她没理解错,他这别别扭扭的是在哄她?

任茜跟着他,一直走到学校的正门口,才缓过神来,“要直接从正门走吗?我没有出门证。一般逃学不都是翻墙出去?”

任茜想,不会再有一个中考状元像她这样丢脸了。

顶着“中考状元”名头的任茜,到了高中就对物理不擅长,稍难一点的题目就要想很久,月考的时候连答后两道题的时间都没有。

任茜走过去,把她看到的都和老人说清楚,起初老人还不相信,觉着她是在帮黎晓菡遮掩。后来李歆远也过去帮忙说话,老人终于想起来,她的钱包是落在家里了。

李歆远没走,挑着眉问:“你要是没事跑这儿来做什么?”

任茜低头盯着布袋子,耳边响起李歆远的话,沉思良久。

2

“你找我?”刚下场,他的气息还有些喘。

“唉,女生之间的斗争可真可怕。”

物理课上,班主任韩伟又出了一道高年级的超纲题。

“进去你就知道了。”

靠窗坐着的瘦弱女生站起来,点了点头。

礼堂里全班排练,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在指挥位置的任茜,第一次和其他人一样站在队伍里,跟着曲子合唱。

而她输给的那个人,来自她听都没听过的中学,中考时只考了300多名。

李歆远依然没有松手,“这对她们来讲不是什么大事,那个老人闹一阵也就走了。倒是你,让你同学知道你看见了她家里的情况,她肯定觉着很丢脸。”

任茜听着同学们越说越难听的议论,无奈地说:“你可以去翻我的课桌和书包,我没有拿你的裙子。”这法子很伤自尊,但任茜已经没有别的选择。

“又不是少我一个就比不下去。”

“我是问你带我来这种地方做什么?”

“肯定是任茜把裙子拿走了。”

因为那个女孩子让她知道了坎坷、麻烦、失败……都是生活中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任茜和他互相嘲讽惯了,直接回道:“马斯洛需求理论讲,自我实现的需求是人类需求的最高层次,像你这么肤浅的人,理解不了也是正常。”

“刚才那个奶奶来买菜时,身上就已经没有钱包了,她的钱是从上衣口袋拿出来的,我都看见了,我可以帮黎晓菡解释。”

黎妈妈拦住她说:“孩子,我记得你,校报上登过你的照片,和我们晓菡是一个班的。”

加载中…